logo

“后浪”宠儿BJD:顶级化妆师一单收费上万,限量娃衣升值近19倍

2021-04-09 09:13:02

娃娃要化妆,花费数百元是常事,娃娃要换衣服,一套洋装可价值上万元……

“这些年,至少花了二三十万养‘娃’吧。”在江苏女孩关越家里,四五十娃娃“住”在专用房间里,柜子里塞满它们的衣服、配饰、小道具。

 
▲ 图/关越的BJD“羽渊”,身上的洋装花费近万元

此娃娃并非真人,是身体关节可自由转动的BJD,价格在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热门款可翻倍升值。

值得一提的是,BJD是当下硬核潮品,同名贴吧有40万余人关注,帖子超过1300万个。“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也开发多款BJD,抢滩市场。

学生玩家做专业妆师 赚钱专为买BJD

BJD是英文Ball-jointed Doll的缩写,即“球型关节人偶”,多由树脂制成,制作周期以月计,基本靠手工。BJD假发、眼睛、服饰等均可自由更换,妆容也可修改。

比如,某宝上一款名为“甄宓”的古风BJD,套装由素体和诸多部件构成,售价4000余元,玩家也可单买部件,其中服装886元、假发450元、眼珠128元,面妆收费420元/次。

柒财经了解到,中国市场上的BJD,主要出自国内及日韩娃社。日本著名娃社Volks的BJD普遍超过2000元,个别款上万元。国内原创BJD,价格多在200元到5000元不等。

上世纪末,BJD开始在日本流行,之后传到中国。在1990年出生的关越眼中,BJD是艺术品。

读高中时,她在漫画杂志上看到BJD,被其高颜值、DIY属性所吸引,一见钟情。高考前,父母送给她一只BJD,作为鼓励礼物。

为买到更多娃娃,关越上大学后练习给BJD化妆。身为美术生的她游刃有余,最初免费接单练手,熟练了之后就开始收费。据其了解,BJD娃圈顶级妆师,每单收费上万元。

关越用粉彩颜料给BJD化妆,所用工具尺寸小、种类多,给一只娃娃化妆要花1-4个小时。

最忙的时候,她每月要给大约40只BJD化妆,每只收费七八十元,后来技艺成熟,每单涨到260元。研究生毕业后,她的工资收入足以买BJD,便很少接单。

她如今有四五十只娃娃,多数是古风的,少数现代风,平均每只有1.5套衣服,有很多首饰、小道具。这些年来,她在BJD上至少花了二三十万元,还专门买单反相机拍娃娃。

“它们一到货,我就给它们‘上户口’,取大名、小名,加人物设定,有的还给配CP,它们来我家的日期就是生日。”

关越专门装修书房给娃娃们“住”,还做了展柜,配备电动遮阳帘,从而防吃灰防熊孩子。

 
▲ 图/书房里的BJD展柜

展柜里有10只BJD,从模样看,有身靠茶几、头戴发簪的小女孩,也有白发如雪、头长犄角的男子,像神话里的龙太子,它们头顶有花枝,周围是灯笼、鸟笼等摆件,背靠古风挂帘、屏风……

当然,BJD不是仅供观赏的,关越会给娃娃换妆、换衣服、换姿态,“一旦开始倒腾,基本一天就过去了,牵一发而动全身。”

为何对BJD如此长情?关越表示,明星偶像尚且会闹绯闻、变老,但娃娃颜值一直很高。

“娃娘”带娃聚会 联合讨伐盗版

除了这些娃娃外,与关越相伴的还有数以万计的BJD爱好者。BJD同名贴吧有40余万人关注,同名微博超话有9万粉丝,长期在潮物超话中位列前三。

BJD娃圈是小众但活跃的圈层。关越的很多朋友是BJD玩家,做妆师时,她更是与大量玩家打过交道。

大学时,关越时不时和同校BJD玩家带着娃娃聚会,关系亲密。聚会时,她们一起搭景、给娃娃拍照,聊“养”娃心得,之后把娃娃照片晒到社交平台,与网上的BJD玩家互动。

关越微博相册里,娃娃照片的光线、角度考究,宛如电视剧照,评论中有人赞赏,询问照片里衣服、道具的卖家。

 
▲ 图/下雪天,关越去室外给娃娃拍的照片

“BJD玩家不仅有年轻人,还有中老年大叔娃爸,什么年龄、何种行业的人都有,但收入都不算低。”关越自称“娃娘”,称男性玩家为“娃爸”,这是娃圈术语。

BJD微博超话有一篇入圈指南,写道娃娃是心灵伴侣,买娃应称为“接娃”,“转娃”指在二手平台卖娃,“裸娃”指无假发、眼珠、衣服等部件的素体娃娃。

值得注意的是,入圈指南中强调了盗版问题,“d娃是盗版娃,破坏市场,导致我们所喜爱的一些娃社倒闭,且相貌品质远不及z娃(正版娃)。娃圈对d娃零容忍。”

BJD玩家拒绝盗版、态度坚决。关越表示,自己和其他妆师都言明,不给盗版BJD化妆。若收到盗版娃,理智的妆师会寄回娃娃、扣下定金,甚至有的扣下娃娃直接销毁。

关越所在的BJD群聊里,群主均明令禁止盗版,一旦发现有人养盗版娃或者正盗混养,会将其踢出群聊。

BJD娃圈的规则、门道,外界鲜有人知。在关越看来,这一方面是因消费门槛较高,另一方面不少人觉得BJD怪异、瘆人。

四川“娃娘”李颖认为,BJD只是树脂娃娃,不恐怖,BJD玩家也不是“人傻钱多”,大多数人是在经济承受范围内消费。

“周围人不理解我,但不会到我面前抬杠,父母理解我,但不支持我把工资花在BJD上。我无所谓,玩娃的钱是自己赚的,况且每个人有自己活法。”

李颖表示,娃娃不是生活必需品,也不会吃喝拉撒,不换衣服、不换妆也没关系。玩娃是否会增加经济压力,得看个人经济基础、购买数量。

舍不得卖!手中娃娃升值价格翻倍

玩家为BJD花钱同时,BJD也能升值,给玩家创造收入。

“BJD娃圈普遍采用预售形式,要么限时、要么限量,防止囤货占用资金。玩家若错过只能买二手的。有些衣服做得好看,抢到的玩家可加价10倍转手卖出去。”关越谈道。

以某老牌BJD网店为例,其2016年设计的一款名为“踏岚”的古风服装限量30套,原价每套295元,如今在二手交易平台价格高达5800元,涨了18.7倍。

 
▲ 图/BJD身上穿的服装即是“踏岚”

据网店文字介绍,这套衣服是原创设计,出自家用机器,而不是工业流水线。

“踏岚”的升值并非个例,据关越观察,前述娃社Volks的热门款BJD基本会升值2倍以上,她曾以9800元入手其中一款,如今它的市场价已超过2万元。

“我妈现在的口头禅是‘把你的娃卖掉几个回本’,不过升值了的娃娃,我基本舍不得卖,只卖不那么喜欢的。”更何况,她卖BJD赚到的钱,还抵不过入手溢价款花的钱。

抢购一手热门款娃娃、娃衣难,二手价格又太高,于是李颖自学衣服打版、裁缝,给BJD做小衣服。

对于想靠娃娃升值赚钱的人,关越建议短进短出,不能长期持有,因为数十年后,娃娃会老化、变黄,一定会贬值。

*文中关越、李颖均为化名

作者:林芝 来源:柒财经 

分享到:  

热点

推荐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