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网贷出借人漫漫追偿路:两年回款不足6%,暴雷250天未回一分本金

2020-03-27 11:57:16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柒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曾经的网贷既波澜壮阔,但又混沌失控。而如今的它正慢慢地迎来清退没落的结局。

行业之中,强劲创新势头之下,暗潮涌动。承担这些风险是一位位出借人。伴着网贷行业风险事件接连爆发,出借人走上漫漫追偿的道路。

追偿两年!聚宝汇回款率不足6%

2月29日,海航集团振臂一呼,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成立“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全力推进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自2017年末爆发流动性风险,海航集团虽展开“自救”,但终究没赢过现实,未能减缓彻底化解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身处于深渊的还有海航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聚宝汇。

在聚宝汇的官微上,曾发生过这样戏谑的一幕。

2018年1月3日,聚宝汇发布一条微博,“你的2018年是?”有网友在下方留言区表示,“聚宝汇×期12月28日到期,到现在仍未兑付。”

这话似乎在提醒着聚宝汇,“你的2018年就是还钱”。据公开媒体报道,2017年11月,聚宝汇平台上的项目出现了逾期征兆。

 

回归到2016年,张华(化名)通过同事介绍,购买了聚宝汇的资本、实业、航旅等板块的产品。

起初,聚宝汇给的回报率大约在7%-9%之间。“对于2016年左右的P2P产品来说,这个回报率还算稳健,谈不上高风险。”张华称。

直到2018年初,张华从其他投友那得知聚宝汇出现逾期。不过,在这(2018)上半年,聚宝汇一边“辟谣”,一边“引诱”出借人继续投资。

出于对航海的信任,张华拿了自己连同父母的“老本”又购买聚宝汇7款产品,累计48万元。

据张华提供其中一份产品认购协议显示,甲方为扬子江国际租赁有限公司(简称“扬子江租赁”)。

目前,扬子江租赁于2019年8月改名为扬子江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简称“扬子江融资租赁”)。

从股权结构分析,海航租赁控股(北京)有限公司(简称“海航租赁”)持扬子江融资租赁股份占比74.14%。

而海航租赁又是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全资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8月15日,海航集团终于“绷不住了”,向出借人发布《关于保障聚宝汇平台兑付的承诺书》。

海航集团承诺,对于在聚宝汇购买的产品,融资方计划自到期之日起不晚于18个月内完成兑付。同时,其对所购产品本息全额兑付提供保障。

 

到了今年2月,张华2款到期产品(13万元)过了18个月兑付期。

可我发现,聚宝汇将海航承诺兑付字样给删除了。咨询客服,他也承认已删除。”张华无奈道。

 

在追偿两年时间里,张华表示,海航集团仅要求相关单位做好兑付工作,并未提供具体兑付方案。

而在这段期间,海航集团从“买买买”走到了“卖卖卖”阶段,不断有“其旗下资产被处置”的消息曝出。

然而,于张华而言,剔除掉到期拿回本金的项目外,从2017年11月到2018年6月,其先后投进61万元本金。

截至目前为止,据张华透露,聚宝汇每个月偿还几十到几百元不等,累计收回6000元。

另外,2020年1月17日,聚宝汇主动偿还1.5万元,还有一次是因为家里老人需要抢救,就回款1.5万元。总体算下来,回款率不足6%。

除此之外,自维权以来,张女士从未见过聚宝汇给出任何兑付方案。联系客服咨询,其回答一直是“正在沟通”。

针对前述情况,柒财经向海航集团官方邮箱发了采访提纲,不过截至发稿前,对方未给出任何答复。

出事超250天!网信出借本金一分未拿回

2019年7月4日凌晨,原网信集团CEO盛佳在集团总裁群里宣布,网信平台良性退出。当天早晨,这一消息在业内引发不小的轰动。

公开报道显示,2013年7月至2016年8月,网信理财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人,累计成交额超过1600亿元。

这样规模之下,网信深陷逾期危机,不免引起业界一片唏嘘,“逾期”“清盘”的消息屡见报端。

直到2019年7月5日晚间,网信在官方公众号上做出回应,声称由于大额企业标的无法及时还款,部分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等原因,部分产品出现逾期。

值得一提的是,危机的爆发并非毫无预兆。据王娜(化名)透露,2019年6月,其投资产品还未到期时,就传出有逾期的消息。

曾作为互联网金融行业“标杆”,即便存在逾期的情况,王娜仍选择相信平台不会出现问题。

然而,危机爆发后,产品到期了,她投的钱仍没有到账,平台也关闭提现通道。慢慢地,她变得不那么自信。

“理财师告诉我,网信没出现多大问题,本金一定不会有损失。”王娜称。

可从2019年7月4日至今(3月20日),已经过了250多天,王娜投进的40万元,一分本金也没有拿回。

据王娜介绍,她所投的项目均是短期的,这些钱本是用来给在美国读书的儿子交学费的。

在这250多天中,(2019年10月5日)先锋集团、网信曾联合发布讣告称,实控人张振新因多器官衰竭等原因,抢救无效在英国去世。

一时间,出借人质疑,张振新是“诈死”。到了8日,网信官微对张振新救治进行进一步说明,并公布当地政府开出的死亡证明。

在张振新死亡“疑云”之下,这数百亿乱局该由谁来解决?成为业内讨论焦点,同时也让出借人陷入焦虑。

在兑付问题上,王娜向柒财经表示,2019年11月,网信推出了“有解商城”兑付方案。

所谓的“有解商城”就是用物抵债,出借人在该平台购买物品时,债权抵扣一部分金额,但还需要补差价。

 

此外,网信让出借人在有解商城上的确权平台对投/出借本息、账户余额、冻结金额及持有的其他投资产品相关权益等进行确认。确权后,出借人才能看到具体的兑付方案。

据王娜阐述,2020年2月26日,失联很久的理财师突然联系她,让她到有解商城去确认西安荣鼎置业有限公司(简称“西安荣鼎置业”)兑付方案。

 

天眼查显示,刘桂芳兼任西安荣鼎置业、陕西荣投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荣投科技”)以及西安荣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三家企业的监事。

而网信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一房聚力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沈剑是荣投科技的副董事长。

此外,柒财经从王娜处了解到,西安荣鼎置业的有两个兑付方案,包括现金兑付和实物兑付。

现金兑付是指借款企业(西安荣鼎置业)承诺根据目前待还本金,每月按不低于出借人投资待还本金余额的3.3%进行兑付,直至清偿完所投本金。

而实物抵债是指借款企业将拿出部分小户型房产对其债务进行实物抵押。在自愿前提下,出借人可用所持债权(本金)1:1冲抵购房款项。

 


根据该兑付方案,所涉及实物为西北首家CCRC养老社区的房产及商铺,每平米单价分别在1.5万左右、2.5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西安荣鼎置业提供的2015年开业的CCRC养老社区是位于户县的西安荣华清和园养老社区,安居客报价每平米8244元。

随后,柒财经针对其他兑付方案咨询相关工作人员,其表示目前有杭州大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回款169.8万元,其他借款方还需要等候。

前线抗疫情 后方投哪网添堵

2020年2月21日,2020年金融市场工作电话会议上,央行在部署2020年重点工作中特别提到,彻底化解互联网金融风险。

这一步明确,2020年,互联网金融仍将继续走“清退”道路。而在之前,1月14日,投哪网宣布,良性退出。

2016年,蒙天(化名)了解到投哪网,开始了他的理财之路。直到2020年1月6日左右,投哪网建立了官方服务QQ群。

14日,投哪网决定清退,同一天,其关闭了APP回款功能。彼时,距离蒙天在投标的中首个到期产品还有10天。

由于疫情的原因,作为卫生系统工作人员,蒙天去了前线抗击疫情,无暇关注此事。

他向柒财经称,“从没听过它逾期的消息,对外一直称0逾期。”2018年初到2019年底,他共投了15.6万,购买了投哪网36个产品。

特别在2019年8月9日,投哪网给蒙天发短信显示,续购升级,可连续投资,最高增利3%。蒙天为此复投4个产品,共计1.4万元。

 

截至发稿当日,蒙天有3个产品到期,并未收到回款。据其提供截图显示,待收收益2.2万元,已赚收益3.7万元,剩余本金11.9万元。
 

3月2日,投哪网在发布公告中提及,确权本金3年内100%兑付完成,同时母公司深圳旺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旺金金融”)进行兜底。

值得一提的是,投哪网称,旺金金融股东没有任何法定义务承担投哪网良退兜底责任。

天眼查显示,上海巨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旺金金融最大股东,持股35.7%。另其股东之一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上市公司巨人网络全资子公司。

另时隔5日(3月9日),投哪网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启动兑付方案投票工作的通知》以及《兑付方案官方解读》,并开启确权兑付方案。

具体而言,兑付方案含“紧急保障计划”、“小额兑付”、“以车抵债计划”。

其中,“紧急保障计划”总额度不低于2亿元,实施期数不少于24期。首期保障计划将于投票通过当月实施。

出借人确权金额在10万元以下(含10万元)可申请“小额兑付”方案,分12期完成兑付,范围仅是剩余本金不含收益。

而“车抵债方案”是指平台计划对可过户车辆实施以车抵债。

据蒙天阐述,在兑付方案发出后,客服在官方QQ群里提醒出借人确权,并表示“兑付将依据投票顺序依次执行。”

而采访当日上午,蒙天因为在群里发表了有关投哪网不利言论,被客服移出官方QQ群。

 

3月15日,投哪网在发布的《关于兑付方案投票进展及启动兑付的通知》中提到,截至3月14日24时,出借人已确权金额23.11亿元,已达平台未偿还本金总额的94.8%。

另外,表决同意的人数达2.06万人,占目前参与表决人数的91.8%;表决同意的金额达12.57亿元,占目前参与表决金额的87.9%。

3月19日,投哪网开始兑付工作,并且开启了紧急保障计划通道。虽然已经确权,但在蒙天看来,仍然不看好这个兑付方案。

结语

对于出借人来说,等待平台兑付是个很漫长的过程。在法律层面上,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广林认为,网络借贷平台属于信息中介,其本职是为出借人和借款人提供借款撮合服务。

针对平台出现逾期状况,魏广林律师指出,如果属于借款人的责任,出借人应当依据合同向借款人进行追偿;但若因网贷平台自身对借款项目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违反服务合同约定,给出借人造成损失的,其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此外,魏广林律师认为,若网贷平台背离中介性质,涉及设立资金池、自融、占有或挪用出借人资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出借人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

针对维权没反响的情况,魏广林律师的建议是事件尚不构成刑事犯罪的情况,可以民事起诉。

值得一提的是,3月22日,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网络借贷风险大幅压降,目前实际运营的网贷机构数量比3年前减少了90%。

在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看来,网络借贷受政策影响,小贷、网络小贷、助贷、以及消费金融公司成为其转型方向。

毕研广认为,网贷机构的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能否完全兑付给出借人。

《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曾指出,网贷机构提出的转型方案需充分考虑出借人的利益,事先与出借人充分沟通,获得大多数出借人的支持配合。

此外,目前有多省市宣布,取缔网贷业务。对此,毕研广指出,网络借贷机构或将全部取消,网贷行业也将成为过去。(文 / 柒财经 唐一)

作者:唐一 来源:柒财经 

分享到:  

热点

推荐

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