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黄光裕“舍身”,国美金融能否“成仁”?

2024-02-19 14:50:25

面对无力回天的国美零售,黄光裕不得不将他的复兴大计押注到其他板块。

近期有消息称,黄光裕已全面接管国美的金融业务,担任一把手,该业务主要负责人都将直接对其汇报。

据悉,国美自身的金融业务主要由盈美信科(原国美信科)和港股上市的国美金融科技(00628.HK)组成。相较重资产、强氪金的零售业务,投入少、来钱快的金融业务显然更适合当下国美的境况,或也是黄光裕手里仅存的一颗有可能扭转局势的“棋子”。

只是,经过时代车轮的反复碾压,国美金融早已今非昔比。昔日枭雄黄光裕还有翻盘的机会吗?

黄光裕归来:国美金融去“国美化”、业务瘦身

国美金融业务起步于黄光裕跌倒5年后的2014年,由黄光裕的妻子杜鹃、黄光裕的妹妹黄秀虹以及一帮国美老臣统筹布局,逐步勾勒、描摹雏形。

至今,国美金融持有小贷、融资租赁、保理、基金代销、保险经纪等多张金融牌照,已构建了包括消费金融、财富管理、企业产融、支付业务、金融科技等在内的收入体系。

黄光裕归来后,其对金融业务的操盘,最醒目的动作便是“去国美化”。先是在2022年10月将国美信科的控股股东由国美控股变更为鹏润投资100%持股;后又于2023年2月将“国美信科”正式更名为“盈美信科”,旗下最核心的信贷产品国美易卡也在同年6月升级为“美易借钱”。

股权穿透后,鹏润投资的实控人正是黄光裕。换言之,黄老板把现金收入业务剥离国美装到了自己的口袋里。这在国美零售负债累累,官司缠身的局面下,不失为隔离风险的明智之举。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22年末,盈美信科普惠信贷规模1000亿以上,注册用户超过4500万;同期,作为移动端的根基,美易借钱注册用户超过4000万,月活用户300万,授信人数1000万以上,曾有报道称其在贷规模约80亿。

从业务种类来看,如今的美易借钱俨然清减了很多,App里只剩下助贷和超级会员,分期商城、贷款超市、信用卡等其余各项服务均已了无踪迹。

 
▲图源:美易借钱

目前,美易借钱主要以助贷角色,为国美小贷、哈银消费金融、新网银行、浙商银行、亿联银行、西安银行、蓝海银行、亿联银行-时X分期、金美信消金-融优贷等资金方导流,年化利率(单利)上限为23.99%,而此前一度接近36%。

值得注意的是,在盈美信科的官网,美易借钱贷款的年化利率仍然显示为单利7.2%-35.75%,利率上限远高于国家规定的24%。

 
▲图源:盈美信科官网

助贷业务之外,“超级会员”是美易借钱的另外一项流量变现来源。用户开通会员后,可以享受优先放款、双倍提额、生活特权、利率优惠等14项权利。

而国美金融的另一只手——主营商业保理和融资租赁业务的国美金融科技,发展也难言乐观,股价常年位列“仙班”。

财报显示,2023上半年,国美金融科技实现营收3955.7万元,实现净亏损223万元;2020-2022年,国美金融科技的营收分别为0.87亿元、0.77亿元、0.8亿元,整体呈下降趋势,归母净利润由盈转亏,分别为0.14亿元、-1.28亿元、-0.06亿元。

黄光裕掌舵,国美金融能否重振?

2020年6月底,51岁的黄光裕走出了监狱的大门。出狱后,曾蝉联3届中国首富的他宣称“18个月内恢复国美原有市场地位”。

不过,沧海桑田的市场给了黄光裕当头一棒。2020年-2022年,国美零售的营收从441.2亿元骤降至174.4亿元,归母净利润从亏损69.94亿元扩大至亏损199.6亿元,三年累亏300多亿元。

2023年上半年,国美零售仅实现收入4.15亿元,同比下降了96.57%;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为35.39亿元,同比扩大了19.33%;负债总额为373.13亿元,已逾期债务约163亿元。

 

截至目前,国美电器累计被执行超23亿元。2023年12月27日,国美零售发布结算部分未偿还债券公告,将以转让十分到家21.65%股权的方式与京东置换1.05亿元债务,并以债转股的形式偿还京东1.45亿元债务。

另据互金红榜观察,盈美信科正计划转让23亿不良资产包,借款人户数总计545696户,户均3853元,平均逾期时间3年。参考类似情况的消金公司,其不良贷款转让项目价格大致在5%-8%,保守按照5%估算,盈美信科或能拿到1亿元现金流。

“卖卖卖”的减持、收缩、偿债,只是近些年国美现状的管中一斑。

面对危如累卵的商业帝国,黄光裕能拿得出手的筹码确实不多,大概率也就只剩金融这粒还勉强能良性运作的“火种”了。

事实上,国美金融的起点并不低,曾与腾讯、陆金所等巨头并席而坐,成为被央行约谈的13家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之一。

但时过境迁,国美金融不仅体量掉尾,还面临内外部多重压力。

一方面,国美金融的发迹有顺势而为的原因,更有当初国美零售的信用背书,以及天然消费场景、庞大用户基数等便利条件的加持,而这两个基础现在几乎都不存在了。

据柒财经了解,国美总部大厦于去年底就人去楼空,零售业务全线停摆,其曾豪言的“线上、线下、物流、供应链、大数据&云六位一体的全零售生态共享平台”也成过去式。

这意味着,国美金融业务的底层优势被严重削弱,后续无论是获客拉新,还是留存转化,都要承担更重的成本压力,使做大的概率大大降低,且因为整个国美集团的信誉问题,进而影响国美金融业务的用户心智和口碑。

另一方面,国美金融虽然牌照齐全,涉及房抵贷、汽车金融、供应链金融、商业保理等众多业务,但各平台如“一盘散沙”,相互间割裂,缺乏全局观,甚至还会左右互搏,进行“一加一小于二”的资源内耗。

此番黄光裕全权掌舵前,国美金融的兵权分落在杜鹃和黄秀虹二人手中,姑嫂间的微妙关系本身让业务的平衡和协同极具挑战性。

曾有知情人士透露,国美金融业务分散在国美系不同的公司中,内部盘根错节,却缺乏相应的沟通和共享机制,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自活水、可循环的金融体系,反而使整体效能大打折扣。

种种掣肘和限制,即便黄光裕彻底“舍身”,国美金融的“成仁”之路也绝非坦途。

作者:佳怡 来源:柒财经 

分享到:  

热点

推荐

快讯